新聞網

百味人生


發佈時間:2020-12-21 點擊:1190

世有百味,人有百態,歷經百態,人有至味。
  古人云:“與善人居,如入芝蘭之室,與惡人處,如入鮑魚之肆。”每個人身上都有自己獨特的味道,常常表現在他的為人處世,待人接物之中。高士品德馨香,地痞無賴惡臭,刁蠻惡婦辛辣,貪官油膩……“斯是陋室,惟吾德馨。”品德高尚之人,雖身居陋室,亦可使滿屋馨香。
  我穿過時光編織的層層迷障與橫隔幾十年的鴻溝,探尋馨香的蹤跡,尋找他們的本味。素日早已聽聞周作人先生,有人評價其不辨事理、不求真假,於是我便對其文章淺嘗輒止。今日偶讀其書,恍如邂逅高人,如抿清茶。他日再尋他的文章,心有所往。
  周作人的一生,一如苦茶。他的齋號亦為“苦雨齋老人”或“苦茶菴菴主”,他嗜飲苦茶,寫苦竹,居“苦雨齋”;茶之入口,味苦咽甘。他在世的幾十年,世人都不恥於他,而在去世後幾十年,後人卻在文章中瞻仰他。他活得淡雅,緩緩徐徐,舒舒捲卷,從容優雅自然。他在《喝茶》中寫道“喝茶當於瓦屋紙窗之下,清泉綠茶,用素雅的陶瓷茶具,同二三人共飲,得半日之閒,可抵十年塵夢。”品茶看似風輕雲淡,實則品味人生。平淡清和的文字亦如他追求閒適恬淡、生活優雅風致的秉性。
  東有啓明,西有長庚。周作人的別號有“啓明”,其兄魯迅的法號有“長庚”。啓明長庚,東起西落,永不相見。魯迅與他的行文風格和為人處世也大相徑庭。如果説,周作人的味道是一杯苦茶,那麼魯迅的味道便是一杯苦咖啡。他是苦的,為着國家,為着人民,他苦中帶着一點焦味。他聲嘶力竭的吶喊,民眾置若罔聞,他憤世嫉俗,民眾無動於衷,他對國人的遭遇感到焦慮,對國人的不爭感到憤怒。無論是《藥》《祥林嫂》還是《孔乙己》,都表達了他苦且焦的心緒。
  同樣是對禮俗的評判,老舍與魯迅又不一樣。老舍的味道是鞭炮燃燒的炮仗味。老舍也在批判落後的社會,但在批判之下,他對過往的傳統,帶着那麼一點依戀。他批判壓榨人的官員地主豪紳,但對傳統北京人閒適的生活:遛鳥、看戲、聽書,卻有所依戀。他是一串火紅的鞭炮,傳統的炮仗味中有着喜慶與熱鬧。
  若説留戀,沈從文的留戀卻是乾淨得像深澗中走出來的清泉,清澈凜冽,清新甘甜。他也見過城市的繁華,但在他眼中城市的繁華卻是虛有其表的,繁華的只是金錢的外表,那裏充斥着欺騙、貪婪、懶惰、絕望,那是讓他感到厭棄的地方。他崇尚鄉村,在筆下守護着那一片不被現代文明所污染的淨土。他一向以“鄉下人”自稱,而他筆下的《邊城》便是他美麗的夢鄉,那裏的人,古道熱腸、樂善好施、熱情爽朗,一如他清泉般澄澈自然的心。
  世有百味,人有百態,穿枝拂葉,時光摺疊的幾十年,透過薄薄的書本紙張,探訪先人,依然如沐清風。在歷史的凝聚之下,他們的形象越發的清晰明朗、古樸真實。經過名人身旁,不禁感到世味千千萬萬,但至情至性才是人生原味。作者:覃清波

  分享:

相關新聞
 
網絡新聞投稿郵箱: netrv.vns5879.com
山東科技大學新聞中心 版權所有